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抱琴看鹤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]我们的朋友  

2014-11-18 23:28:27|  分类: 心情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的朋友遍天下,不过,我先从身边说起。 

我有一个朋友,他的特点是不停地吃东西,不停地打嗝。

你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不停地吃东西。他从上衣口袋,从裤子口袋,从衬衣口袋,从袖子里,从裤腰里,从浑身任意一个地方,随时随地摸出一把花生,或者几颗枣子,或者一把大豆,或者半个梨,或者一截鸡脖子,或者不知什么东西,塞进嘴里去。 

你也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不停地打嗝。他走路的时候打嗝,说话的时候打嗝,人多的时候打嗝,人少的时候打嗝,开会的时候打嗝,聚餐的时候打嗝,当着领导打嗝,当着群众打嗝 

你更不明白的是一个人能把这种事做得那么若无其事,那么自然而然。譬如:有时同事之间一段时间不见,他会一边与你热情握手,寒暄,一边打嗝;有时领导跟他讲话,他一边极为恭敬地点头,应答,一边打嗝;有时学生来请教问题,他也是一边给人认真讲解,一边打嗝;有时学生家长来了,他还是一边客气接待,一边打嗝

如果你是与他初次接触的人,当你清清楚楚地听着他不停地发出那种声音,一定会急躁得目瞪口呆;但是,作为他长久的朋友,你能说什么吗?这一位朋友已不在人世了,不知他现在在天上过得好不好,在那边还能不能保持一惯的风格。

我还有一个朋友,他的特点是不停地梳头,擦桌子。

一把塑料梳,一小块晴纶毛巾,他把这两样东西装在一个透明的食品袋里(就是超市里那种),永远不离身。开会的时候,他把它挂在座位的扶手上;打球的时候,他把它挂在球网上;吃饭的时候,他把它挂在椅背上;听说上厕所时,他把它挂在门把手上;睡觉时,他把它挂在床栏杆上;有时实在没处挂,他就把它与钥匙一起挂在裤带上。

我无论什么时候到他的办公室去,都会发现他在擦桌子或者梳头。他有一张很大的办公桌,桌面上没有笔,没有纸,没有喝水杯,没有茶叶罐,没有水滴,没有手印:除了桌面,什么也没有。

他除了擦桌子,就是梳头。奇怪的是,他那么擦桌子,桌子却并不显得有多么干净,他越是擦,空荡荡的桌面就越是像一个——刚刚刷过的便池。不过,他的头倒是长得很好,不像有些人的,太扁;也不像有些人的,太圆。他的头方圆大小都恰到好处,你能从每一根发梢看到发根,那样干净,那样整洁,那样一丝不苟,似乎整夜在福尔马林溶液里泡着,连一个细菌、一个病毒都没有。

真是可喜,这位朋友现在要做某校的校长了,我非常看好他。我相信,一个人既然能几十年如一日把自己的头和桌子弄得那么一尘不染,也就一定能把一个学校治理得井井有条,寸草不生。

我还有更多朋友,他们都有自己的特点,不过,下次说吧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9)| 评论(1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